2019-11-13
银幕上不老的“青春之歌”(国家勋章和国家荣誉称号获得者)

  “公民艺术家”秦怡——

  荧幕上不老的“芳华之歌”(国家勋章和国家荣誉称号获得者)

  国庆前夕,正在沪上医院调理的闻名电影表演艺术家秦怡(见上图前,新华社发)梳妆整齐,端坐在轮椅上,专心致志观看电视直播。这一天是9月29日,北京公民大会堂正在举行中华公民共和国国家勋章和国家荣誉称号颁授典礼。

  虽然因身体原因,无法赴京参与典礼,但97岁的秦怡一向打足精力,要在病房里见证这庄重一刻。“国家给这么高的荣誉,很激动,感触许多,很想流泪……”被颁发“公民艺术家”国家荣誉称号之际,她这样表达心境。

  满腔热诚,刻画很多艺术形象

  1922年出世的秦怡,16岁敞开舞台生计,25岁走上大荧幕。在她80余年的艺术生计中,刻画了很多绘声绘色的艺术形象。特别是新中国树立以来,她先后主演了《农家乐》《铁道游击队》《女篮五号》《芳华之歌》等数十部影片。

  芳华年少时,秦怡就饱尝抗战烽烟洗礼,从上海家中辗转到中国南方各地,在重庆,她加入到由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左翼文艺工作中。“解放了,咱们总算能够好好演戏、演电影了!”这是1949年迎候新中国诞生时秦怡发自心底的声响。

  回想自己的艺术生计,她慨叹:“我90多岁了,阅历了国家开展的不同阶段,愈加觉得美好来之不易,愈加要不断学习,为公民歌颂,拍好电影便是为公民服务。”

  最令秦怡难忘的人物之一是在电影《芳华之歌》中扮演的舍生忘死的共产党员林红。“林红是我扮演的共产党人中最美的一个,这不是说形象美观,而是用精力和信仰去感动观众。”她曾厚意回想。

  年过九旬,登上青藏高原拍新片

  “拍戏的人没有时节,零下30摄氏度也能够穿戴单衣,还扇扇子。零上40摄氏度,也能够穿戴棉衣,围着围巾。严冬腊月往河里跳,盛暑也要往火里钻。但是不管吃多少苦,每逢一段样片出来时,我们抢着看自己在片子里是否有不足之处。”

  这是秦怡在2009年上影树立60周年大会上的一段讲演,台下几代电影人不由热泪盈眶。

  “人在,戏在!”2014年,九旬高龄的秦怡登上青藏高原,拍照电影《青海湖畔》。从准备到开拍,她自编自演,全程亲力亲为。与秦怡教师拍对手戏的艺人佟瑞欣说,片中气候科学工作者梅欣怡爱岗敬业,寄托了秦怡教师对工作和日子无比的酷爱。

  对待表演艺术,秦怡永久充溢热情。她说:“不管是苦楚仍是欢喜,我总要以满腔热情去拥抱工作,这是一支我永久唱不尽的歌。”

  大爱无垠,从小家走向我们

  在医院调理期间,秦怡把国家荣誉称号证书和奖章放在最夺目方位。此前入院时,她还带上了早年她与老公金焰的合影。

  秦怡对小家和我们的爱,构成了她的人生品质。她从前数十年如一日,悉心照料患有重症的儿子;老公逝世后,她坚持以软弱的膀子挑起家庭重担。而当社会上一方有难,秦怡又一次次毫不犹豫地伸出援手。2008年汶川大地震后,秦怡拿出自己绝大部分积储,先后捐出20余万元,支援灾区重建。她不管医师对立,在做完腰椎手术后不久就前往都江堰参与上海援建小学的开学典礼。玉树地震后,她又捐款3万元。

  据预算,近年来,她累计捐款超越60万元,这对屡遭家庭变故的秦怡来说并不是一笔小数目。

  她还一向关怀中国电影“走出去”,不只支撑上海举行国际电影节,还曾建议并筹资主办“上海中外无声影片展”等活动,并与国际多国电影艺术家树立友谊。

  “她的身上饱含着精力力量,给人以心灵启迪。她刻画的人物拓宽了人们对中国电影的认知,照见了人们对人间真善美的巴望。”上海电影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任仲伦说。

  (据新华社电 记者许晓青)